新闻资讯

宠物寄养行业面临冲击这位遛狗师灵活应对

发布时间:2020-12-08 11:05  作者:天天电玩城

  在新冠疫情侵袭纽约市之前,作为宠物保姆和兼职健身教练的珍·泽恩每周会工作七天,在纽约市的切尔西区遛狗、照看宠物。2012年,泽恩开始了自己的宠物保姆工作,2016年搬到纽约后,她还是做着这项工作,而且生意好到她都不需要有自己的固定住所,因为上一家的工作刚做完,紧接着就要到下一家去照看宠物。

  在谈及4年前搬到纽约来时,泽恩说:“我当时的目标就是不付房租,代人照看房子。我真没想到这门生意能做成。”

  但随着疫情的爆发,她和自己在健身房的同事也都丢掉了工作。在纽约,虽然宠物照看和遛狗是不可或缺的服务,但这方面的工作也受到了很大冲击,不过泽恩在疫情期间依然有工作可做,某种意义上说,她挺享受现在的工作状态。

  近期,《财富》采访了泽恩,了解疫情对其收入和未来看法的影响,以及她现在的工作状态。

  自2016年以来,泽恩一直在做着宠物保姆和兼职健身教练的工作,因为客户源源不断,所以她甚至没有自己固定的住址:只需要从一个客户家中搬到另一个客户家中就够了。图片来源:Renee Choi Photography

  泽恩:疫情爆发前,我每周会工作七天。可以说只要想工作就会一直有活干。要是想休息的话还得提前计划才行。一般情况下,我大概有10到15个工作预约。有些遛狗师只在假期工作,有些只在工作日工作。也有一周都在工作的。我就每天都遛狗,周一到周五的工作占到了总工作量的60%,另外40%是在假期。

  我喜欢假期,因为重大假日一般是一年当中工作最多的时候。比如阵亡将士纪念日、独立日、圣诞节和感恩节一般都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对于那些在工作日从事遛狗工作的人来说,这份工作的作息更接近于常规工作。对我而言,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假期的工作我都很喜欢。

  大约在2月中下旬,因为很多企业都让员工在家工作了,导致我们在周中的工作量开始减少。当时,我的客户差不多每周都会少一个。他们会跟我说:“啊,因为我现在在家工作,所以不用麻烦你过来帮忙了。”之后随着纽约及全球各地纷纷推出居家令,所有假期的工作预约也都取消了。

  幸好我有个相处非常融洽的男友,最近我一直住在他那。我也曾想过如果没跟他交往会发生什么情况。纽约部分宠物保姆现在的工作只是帮助那些离开纽约的人看顾他们的猫。我想可能那些养狗的人大多在出城时把狗也带走了。但还有很多猫需要有人照看。我觉得要是我真没地方去,或许会有某位老主顾愿意让我住在他们家吧,希望如此。或者我也可以回俄亥俄,跟家人住在一起,或者住在其他什么地方。

  主要就是按照大楼管理方的建议做些最基本的防护。一些客户还是会当面把狗狗交给我,只是我会佩戴口罩。然后就是洗手洗得更勤了。遛狗时我一直用的是自己的绳套,所以我也没戴手套。

  我是这么考虑的,如果狗狗会感染病毒,那我的客户肯定也已经感染了,那么狗狗身上也会沾上病毒。当然这都是假设的,我觉得其实不太可能发生。不过也肯定会有遛狗师害怕碰到这种情况。比如有些人在把狗带到家中时会给狗洗澡,还会采取其它一些防护措施。我觉得我可能对这件事没那么紧张。

  对于遛狗师这个行业是否属于必要行业,一开始其实说的并不是很清楚。现在,它已被正式纳入必要行业名单。因为我们有些客户是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的医务工作者。我有个客户是债券行业的,她现在比疫情前还忙,因而想要有人来帮她遛遛狗,好让她能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们这个行业一直都很重要。最近,我认识的一些遛狗师停工了,也许是因为他们与高风险人群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因为害怕,亦或是因为要乘坐地铁通勤。我可以步行到我服务的区域,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停工,但有些人是已经停工了。

  居家令生效的前两周,大家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多少有些不敢出门。而我还是会每天出门,居家令已经推出两个月了,也没怎么在街上碰到咳嗽的人,大家也都戴着口罩,所以我现在还挺放心的。我觉得跟他人保持六英尺的距离也并不是一件难事。商店和各座大楼也都采取了一定的防护举措,比如:不用跟门卫说话,电梯也有载客限制,诸如此类。这段时间我就是这么过的,所以感觉还行。

  和往常相比下降了大概75%到80%,甚至85%。我尽量每天接两单工作,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

  我的大多数老客户要么现在不在纽约,要么处于居家办公的状态,所以我还没见到过他们。我还通过Wag(一款遛狗应用程序——译者注)按需提供遛狗服务,这部分客户我也不认识。他们大多都是宅在家里,而我不会乱问些七七八八的问题。

  对于业务下滑你有多担心?现在的收入只有正常状态的20%到25%,这份工作还能干下去么?

  现在的收入对我来说是够的,因为我很节俭。生意好的时候,我存的钱也比较多,再就是目前也不用交房租。这也是我没有申请经济援助的原因之一,因为收入足以支撑我的开支。只要不动我的存款就行,这就是我现在想要维持的水平。所以对我来说,只要能达到这一水平,我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兼职担任遛狗师的艺术家或者学生,他们中可能有些人不会回纽约了。

  大约18个月前,我为纽约的宠物保姆和遛狗师创建了一个Facebook小组。看起来那些业内的老人还都在工作。大多数人的工作量都下降了70%到80%。我觉得现在最难熬的实际上是那些刚入行的新人,他们基本上失去了所有的客户和收入来源。

  变化还是有一些的。纽约人爱狗,也许每个人都爱狗。经常有人会过来逗逗你牵着的狗,跟狗狗玩玩,也不会问东问西。我还记得3月初有一次,一位女士摸了摸我牵着的狗,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啊,别担心,我刚洗的手。”我觉得要是有人想逗狗玩,如果拒绝的话反而挺奇怪的。不过,现在人们不像以前那么喜欢逗狗了,但是如果你是牵着两条狗出去遛,每条狗都用3英尺的绳套牵着,那就正好是6英尺了。

  爱狗人士还是会和狗一起玩。在麦迪逊广场公园附近,虽然狗狗公园关闭了,但是人们会把狗牵到草坪上,那里有一小片区域现在成了小型狗狗公园。所以人们还是可以和狗一起玩,只不过可能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

  我觉得现在除了疫情好像也没什么可聊的。别的事大家好像也不太上心,在纽约尤其如此。疫情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连星巴克开不开门都得看疫情发展情况。太不一样了。

  即使是和我男朋友,我们聊的也都是疫情的事。这个话题现在真的是已经聊烂了。

  我是亚裔,对亚裔来说这段时间挺煎熬的。我有个华裔女性朋友,她比我还惨。她最后离开了纽约,离开前她是在SoHo区服务,她说自己在那里每天都会收到差评。我只从几个脑子不好的客户那里收到过差评,这种情况挺少见。现在,天黑以后我也不出门了。以前晚上人多,还挺安全,但现在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人们也开始慢慢走出家门。封城的头4个礼拜街上几乎空无一人,现在出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商家也陆续开门营业了。

  老实说,我是个很内向的人,对工作的热情也一般。只是因为喜欢才做了遛狗师。撇开新冠疫情不谈的话,空空荡荡的街道和不用排队的感觉也不错。我挺享受这段空档期,不过我也希望生活能早日回复正常。街角的小意大利餐厅刚刚开门,所以我们就想,“现在是上午10:30。我们应该点个披萨庆祝一下。”

  你认为新冠疫情会彻底改变遛狗师和宠物保姆行业么?还是会回到疫情前的状态?

  这个问题问得好。从纽约遛狗师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有很多客户其实可以在家工作,他们日常工作比较灵活,如果想离开纽约也完全可以。所以就行业的变化而言,还是要看有多少客户不再需要宠物照看服务,也要看封城期间宠物收养者的情况,以及有多少潜在遛狗师会就此离开这座城市。我觉得市场会出现一次重新洗牌,但最后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我听说2008年(经济危机)后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过可能也没这次的变化这么大。但我觉得对于享受奢侈服务的人来说,2008年发生了很多变化。我觉得高收入群体最后还是会回来,对他们而言,雇人帮自己遛狗仍然是划算的。

  至于那些在疫情期间收养了宠物的人士,暂时还没看到他们有什么照看宠物的需求。通常来说,很多人喜欢在12月份抱养小狗。所以一般在1月和2月会有一波“小狗潮”。现在的好处在于,狗狗都被主人带着出来了,如果我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跟他们聊聊,看看他们在疫情过后会有什么需求。(财富中文网)

  在新冠疫情侵袭纽约市之前,作为宠物保姆和兼职健身教练的珍·泽恩每周会工作七天,在纽约市的切尔西区遛狗、照看宠物。2012年,泽恩开始了自己的宠物保姆工作,2016年搬到纽约后,她还是做着这项工作,而且生意好到她都不需要有自己的固定住所,因为上一家的工作刚做完,紧接着就要到下一家去照看宠物。

  在谈及4年前搬到纽约来时,泽恩说:“我当时的目标就是不付房租,代人照看房子。我真没想到这门生意能做成。”

  但随着疫情的爆发,她和自己在健身房的同事也都丢掉了工作。在纽约,虽然宠物照看和遛狗是不可或缺的服务,但这方面的工作也受到了很大冲击,不过泽恩在疫情期间依然有工作可做,某种意义上说,她挺享受现在的工作状态。

  近期,《财富》采访了泽恩,了解疫情对其收入和未来看法的影响,以及她现在的工作状态。

  泽恩:疫情爆发前,我每周会工作七天。可以说只要想工作就会一直有活干。要是想休息的话还得提前计划才行。一般情况下,我大概有10到15个工作预约。有些遛狗师只在假期工作,有些只在工作日工作。也有一周都在工作的。我就每天都遛狗,周一到周五的工作占到了总工作量的60%,另外40%是在假期。

  我喜欢假期,因为重大假日一般是一年当中工作最多的时候。比如阵亡将士纪念日、独立日、圣诞节和感恩节一般都是一年中最忙的时候。对于那些在工作日从事遛狗工作的人来说,这份工作的作息更接近于常规工作。对我而言,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假期的工作我都很喜欢。

  大约在2月中下旬,因为很多企业都让员工在家工作了,导致我们在周中的工作量开始减少。当时,我的客户差不多每周都会少一个。他们会跟我说:“啊,因为我现在在家工作,所以不用麻烦你过来帮忙了。”之后随着纽约及全球各地纷纷推出居家令,所有假期的工作预约也都取消了。

  幸好我有个相处非常融洽的男友,最近我一直住在他那。我也曾想过如果没跟他交往会发生什么情况。纽约部分宠物保姆现在的工作只是帮助那些离开纽约的人看顾他们的猫。我想可能那些养狗的人大多在出城时把狗也带走了。但还有很多猫需要有人照看。我觉得要是我真没地方去,或许会有某位老主顾愿意让我住在他们家吧,希望如此。或者我也可以回俄亥俄,跟家人住在一起,或者住在其他什么地方。

  主要就是按照大楼管理方的建议做些最基本的防护。一些客户还是会当面把狗狗交给我,只是我会佩戴口罩。然后就是洗手洗得更勤了。遛狗时我一直用的是自己的绳套,所以我也没戴手套。

  我是这么考虑的,如果狗狗会感染病毒,那我的客户肯定也已经感染了,那么狗狗身上也会沾上病毒。当然这都是假设的,我觉得其实不太可能发生。不过也肯定会有遛狗师害怕碰到这种情况。比如有些人在把狗带到家中时会给狗洗澡,还会采取其它一些防护措施。我觉得我可能对这件事没那么紧张。

  对于遛狗师这个行业是否属于必要行业,一开始其实说的并不是很清楚。现在,它已被正式纳入必要行业名单。因为我们有些客户是依然坚守在岗位上的医务工作者。我有个客户是债券行业的,她现在比疫情前还忙,因而想要有人来帮她遛遛狗,好让她能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我们这个行业一直都很重要。最近,我认识的一些遛狗师停工了,也许是因为他们与高风险人群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因为害怕,亦或是因为要乘坐地铁通勤。我可以步行到我服务的区域,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停工,但有些人是已经停工了。

  居家令生效的前两周,大家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所以多少有些不敢出门。而我还是会每天出门,居家令已经推出两个月了,也没怎么在街上碰到咳嗽的人,大家也都戴着口罩,所以我现在还挺放心的。我觉得跟他人保持六英尺的距离也并不是一件难事。商店和各座大楼也都采取了一定的防护举措,比如:不用跟门卫说话,电梯也有载客限制,诸如此类。这段时间我就是这么过的,所以感觉还行。

  和往常相比下降了大概75%到80%,甚至85%。我尽量每天接两单工作,有时候多些,有时候少些。

  我的大多数老客户要么现在不在纽约,要么处于居家办公的状态,所以我还没见到过他们。我还通过Wag(一款遛狗应用程序——译者注)按需提供遛狗服务,这部分客户我也不认识。他们大多都是宅在家里,而我不会乱问些七七八八的问题。

  对于业务下滑你有多担心?现在的收入只有正常状态的20%到25%,这份工作还能干下去么?

  现在的收入对我来说是够的,因为我很节俭。生意好的时候,我存的钱也比较多,再就是目前也不用交房租。这也是我没有申请经济援助的原因之一,因为收入足以支撑我的开支。只要不动我的存款就行,这就是我现在想要维持的水平。所以对我来说,只要能达到这一水平,我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那些兼职担任遛狗师的艺术家或者学生,他们中可能有些人不会回纽约了。

  大约18个月前,我为纽约的宠物保姆和遛狗师创建了一个Facebook小组。看起来那些业内的老人还都在工作。大多数人的工作量都下降了70%到80%。我觉得现在最难熬的实际上是那些刚入行的新人,他们基本上失去了所有的客户和收入来源。

  变化还是有一些的。纽约人爱狗,也许每个人都爱狗。经常有人会过来逗逗你牵着的狗,跟狗狗玩玩,也不会问东问西。我还记得3月初有一次,一位女士摸了摸我牵着的狗,她的表情好像在说:“啊,别担心,我刚洗的手。”我觉得要是有人想逗狗玩,如果拒绝的话反而挺奇怪的。不过,现在人们不像以前那么喜欢逗狗了,但是如果你是牵着两条狗出去遛,每条狗都用3英尺的绳套牵着,那就正好是6英尺了。

  爱狗人士还是会和狗一起玩。在麦迪逊广场公园附近,虽然狗狗公园关闭了,但是人们会把狗牵到草坪上,那里有一小片区域现在成了小型狗狗公园。所以人们还是可以和狗一起玩,只不过可能不像以前那么频繁了。

  我觉得现在除了疫情好像也没什么可聊的。别的事大家好像也不太上心,在纽约尤其如此。疫情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连星巴克开不开门都得看疫情发展情况。太不一样了。

  即使是和我男朋友,我们聊的也都是疫情的事。这个话题现在真的是已经聊烂了。

  我是亚裔,对亚裔来说这段时间挺煎熬的。我有个华裔女性朋友,她比我还惨。她最后离开了纽约,离开前她是在SoHo区服务,她说自己在那里每天都会收到差评。我只从几个脑子不好的客户那里收到过差评,这种情况挺少见。现在,天黑以后我也不出门了。以前晚上人多,还挺安全,但现在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人们也开始慢慢走出家门。封城的头4个礼拜街上几乎空无一人,现在出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商家也陆续开门营业了。

  老实说,我是个很内向的人,对工作的热情也一般。只是因为喜欢才做了遛狗师。撇开新冠疫情不谈的话,空空荡荡的街道和不用排队的感觉也不错。我挺享受这段空档期,不过我也希望生活能早日回复正常。街角的小意大利餐厅刚刚开门,所以我们就想,“现在是上午10:30。我们应该点个披萨庆祝一下。”

  你认为新冠疫情会彻底改变遛狗师和宠物保姆行业么?还是会回到疫情前的状态?

  这个问题问得好。从纽约遛狗师的角度来说,我觉得有很多客户其实可以在家工作,他们日常工作比较灵活,如果想离开纽约也完全可以。所以就行业的变化而言,还是要看有多少客户不再需要宠物照看服务,也要看封城期间宠物收养者的情况,以及有多少潜在遛狗师会就此离开这座城市。我觉得市场会出现一次重新洗牌,但最后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我听说2008年(经济危机)后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不过可能也没这次的变化这么大。但我觉得对于享受奢侈服务的人来说,2008年发生了很多变化。我觉得高收入群体最后还是会回来,对他们而言,雇人帮自己遛狗仍然是划算的。

  至于那些在疫情期间收养了宠物的人士,暂时还没看到他们有什么照看宠物的需求。通常来说,很多人喜欢在12月份抱养小狗。所以一般在1月和2月会有一波“小狗潮”。现在的好处在于,狗狗都被主人带着出来了,如果我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同时跟他们聊聊,看看他们在疫情过后会有什么需求。(财富中文网)


天天电玩城